經絡不通順,應當先調那條經?

經絡暢通,百病不生已經是人盡皆知的常識。如果經絡不通順,先從那條經絡開始疏通呢?

第一步要從疏通膀胱經入手。為什麼要從膀胱經入手呢?先觀察一下膀胱經巡行的路線和穴位的名稱,膀胱經從頭走足,貫穿人體,在人體背部有連著各個五臟六腑的俞穴,這些俞穴是五臟六腑映射到膀胱經上的排毒通道,也就是說疏通膀胱經可以顧及到五臟六腑,無論你身體什麼問題什麼毛病,特別是慢性病,只要疏通膀胱經,就會得到一定的緩解。怎樣用南少林火功推拿疏通膀胱經呢?做火功推拿前要先點按一下睛明、承山、至陰等三個穴位,這樣會事半功倍,尤其是承山穴是膀胱經的經心,很重要,點完這幾個穴位,再從上往下火推膀胱經。不會火功推拿的人可以這樣做,如果覺得自己身體還可以,氣血還算足的人就可以在膀胱經進行刮痧、拔罐,最好走罐,如果覺得自己氣血不足不能進行刮痧拔罐,那就以按摩為主。

第二步就是腎經、肝經、脾經、心經。第二步是重中之重。如果能疏通第二步,人馬上就要得到了健康,為什麼把這四條經絡放在一起,中醫講肝腎同治,有肝病的基本都是因為腎不足以養肝木,腎水不足,又會導致不能壓制心火,而且腎與心同屬少陰經,另外腎乃先天之本,也就是說腎就是人體冉冉的小太陽,如果這先天之本的小太陽隕滅了,那麼人生也就走到了盡頭。所以這萬病都可以從腎上找到根源,所以第二步一定是以腎為主。因為腎經、肝經、脾經都在腿內側,一般情況都是這三條經絡可以一起疏通。

第三步,心包經。這條經絡放在這裡是因為心髒病一般發病較晚,很多人可能到晚年才會有症狀顯示出來,所以可以暫且放在第三步進行調理。但如果有的人心髒病很明顯,就要提前按摩心包經了。

其他的經絡日常可以作為輔助作用。如果時間富裕,可以再疏通其他經絡,比如您想美容或者有胃病,那就多疏通胃經。這裡拿膽經為例,有人按摩了肝經以後可能會起痘痘。這是就要按摩膽經以疏肝鬱了。還有人按摩膽經後頭痛,那就是肝鬱趕到了三焦經,再推拿一下三焦經就會好了。所以,發現渾身經絡都有痛點的時候,不妨試試以上的方法,或許您有自己的想法,有的人第一步就喜歡先按摩腎經,也是可以的。

從五行圖窺探中醫養生治病的本質與奧妙

經絡不通順,應當先調那條經?

這是五行在人體內的內外關係。水在最裡層,你就知道腎是沒法補的。別聽電視裡宣傳的什麼補腎藥,都是無效的。你自己也有經驗啊,男人都知道,性能力是補得了的麼?相反,把腎裡的性能力轉化成對健康有益的能量倒是正確的思路。水里的蘊藏對身體來說是基本沒用的,大部分成年人都把它洩出去了。好色是人的天性,就算你全身血脈淤塞,你還是有精可洩。由此,我想到治療疾病的通用法則:把腎中的能量釋放出來,溫養其它器官。我聯想到了火神派、經方派,他們慣用附子,其實是藉附子從腎發力,導向其它臟器。這裡介紹一個廣大接受西醫治療的人一個判斷療效的方法,如果經治療後對異性啥想法也沒有,那麼,那個醫生大概是用對了方法。

這個圖在中醫典籍中並未提及。經典裡對五行的描述似是平等的:有相生、有相剋。我不想跟古人作對,那麼我這個圖符合五行的理論嗎?

首先看最裡層的水,火是它的外層,水怎麼會存在於火中?其實許多中醫已經明白了腎是裡蘊藏著火的道理,他們說腎裡有先天一點火,是人體元陽,把腎裡的火叫相火,心裡的火叫君火。

再看火的外層,木生火,這不用解釋。

再從外看,金在木之外,是不是金生木呢?古人可是說“金克木”哦!

土代表著整個人體,人體的長大,就是土的不斷擴大的過程。我把人體比作一個球體,人的成長就是球體不斷外擴的過程。體重增加是一個體質增強的表現,人就是要多吃,不要聽醫生說什麼人要節食才健康,不要聽醫生說什麼這個吃多了不好那個吃多了不好,能多吃點總歸是好事。其實人體隨著季節的變換,對味道的需求是變換的,不要忌諱辣、脂肪等等。土的成長卻不容易,尤其受到外層金的製約。金就像蛇的皮,蛇要想長大,就必須蛻皮。金“從革”,皮膚緻密,緊緊箍住肌體,給木以下降之氣。圓裡的這幾層雖然是一圈圈地來,但各層的脾氣卻不同。木在人體中是佔很多的,肌肉、靜脈、毛細都是木的範疇,人的運動都是受木的指揮,木曰“曲直”。火性炎上,心臟善於給木提供動力。水曰“潤下”,老是要緊縮,扯著心臟放緩。金曰“從革”,給你一道冷劍,所以金之下降之氣,感於水,金生水是也。金在人體最外層,是最薄的一層,雖然木是它的子民,但它的功能更體現在最外面薄薄的一層。火在木中只佔很小一部分,只有心臟和動脈屬於木。水更是火中的小部分,強大的心臟休息的時候,那一點餘火就化水。然而水依然克火,腎擅長拉攏火。水之強大,就是最里圈的增大,會使外面所有圈跟著增大。但由於木是人體最大一部分,在木中的增大最明顯,所以水生木,木曰曲直,是最容易張縮的。木增大的時候最希望金擴張,這時就會把全身皮膚的汗孔撐開。土生金:如果球體漲大了,外表的皮膚的表面積也最大。皮膚都是要呼吸的,最需要氣的充盈,如果沒有涼嗖嗖的氣的流動,皮就熱爛,無法發揮它緻密護衛的功用,這裡的氣就要靠肺供應。木長大的時候,整個土就在艱難地長大,導致土的不良反應,所以木剋土。木的長大依靠心的動力,心的動力擅長撐開汗孔,所以火克金,火生土。現代人思慮過多,心火常旺,而運動不足,導致木常滿,而又不能沖開汗孔,致木常受金所害。土有長大的渴望,而水有收縮的渴望,而水是土的子民,所以土克水,老子要張就不管兒子的縮了。

這種層次關係是從空間上來看金木水火土的,而五行相生相剋理論是從效果上來看金木水火土的。這裡所講的表里關係是經典中醫書籍上沒有講的,因為它太粗淺了,黃帝內經這種陰陽理論的大家講到更細緻的理論上去了。但這個知識對於診病是最基本的。

診斷一個病,首先看它到哪個層次了。到木了嗎?到火了嗎?到水是不可能的,到水的時候人早死了,當代西醫所謂的腎病都是一種假腎病。腎要是真病了,那它就是個無性人了,即使做血液透析,病人還是對異性有想法。要是真的心病了,那它就神誌不清了,因為心主神。

我在思索一種把水中的能源使用益全身的法子,是不是有某些經絡有個通道可以直接把水中的火引出來。老實說我覺得很困難。同樣,把火中的火藏到水里我覺得也很困難。我聯想到春藥,應該春藥能使心跳加速吧,然後腎自然地充盈了。你試試春藥是不是促使人心跳加速,然後下體自然地有了反應?我沒試,不敢以偏概全。不過,據說使用春藥的人猝死的可能性比較大,你也聽說了吧?其實,補腎的最佳方法就是休息。靜下來的時候,火自然藏到腎裡了。人如果冬天感覺到冷,一定是小肚子不太熱乎,你的腎不肯把水貢獻出來。腎不肯支援全身,大多數因為你色心較旺。

如果你的病只是到木,則沒必要動水里的火,只要把火本身燒旺點就行。

如果病只是到金,則在木上下工夫就行,沒必要扯動火。

這就是中病即止的藝術,火神派動不動就動用水中藏火,我覺得是沒必要的,如果引得不到位或量過大,會造成心火過旺,造成肌體失衡。

我認為,絕大多數病頂多到木而已,到火時已經離死不遠了。有很多人說,我就是心臟痛,我認為那隻是木對心臟的一種干預,使心臟不適,並不是病真的到火了。我認為左肝右心肺為華蓋,左邊心臟痛并不是火的問題,而是木的問題,右邊痛才是火的問題。肺最高,為華蓋。但古人說肝氣在左肺氣在右,我懷疑是筆誤,應為心氣在右。

心理疾病是火的一種不正常動作,邪未致火,但火已工作不正常了。此時,藉水之火,燃旺心火,則心裡充滿陽光,其病自愈。

硫磺,入腎,屬水,被火神派的一位專家極力推祟。由於硫磺質黃,與土有感應,我覺得長期小劑量服用對人是有益的。比附子好,因為附子是白色的。沒有試過,僅作參考。這裡尤其強調小劑量,多少合適以你自身的感受說了算。內經又說了,大毒治病十去其六,常毒治病十去其七,無毒治病十去其九,所以能不用動水的就不動水。之所以推荐一下硫磺,是因為當你不知道什麼合適時,這個還算一個絕對有用的方子。

木不單只指肝臟,金也不單指肺,。。。。。但操控木的一定是肝、操控金的一定是肺。五臟就像有思想一樣,是指揮官。五氣、五味在相應的髒器中最易相感。如,焦氣,立即讓心感應了。但感應並不等於增強,你再聞焦氣的話,感應又不那麼強烈了。

現在中醫流派這麼多,甚至他們之間互相打架。治病之時不知深淺,胡亂套用五行或各家專論,而沒有一個系統性的認知。例如,李東桓,就專只強調脾胃的重要性。火神派,就只是強調水中真火。經方派,就只是抱定經方(經方在元明時代被溫病派拋棄)。朱丹溪著重補陰。葉天士善用輕清。中醫理論的不統一,造成學習的困難。各家所言的醫理浩繁陳雜,臨床時只好亂抓亂靠。用藥不知輕重。

有些中醫反對喝牛奶。認為它極寒極涼。但萬事不可絕對,覺得涼只是因為他們老了腎氣不足。你覺得可以喝就放心地喝,牛奶屬土,幾乎算是毫無偏向的補品了。土能生金,對呼吸壓抑的人有好處。

有了這張圖,對於失眠我們就好理解了。中醫說失眠是陽不入於陰、心火不能媾腎水。心主神明。如果火沒有瀰漫到水里,人的神誌就不會入睡。早上醒來,火與水其實是部分重合的,這時候,水中的火特別容易發出來。所以早上起來的時候,無論多冷,你都不會感覺冷,有了水里面的火,人體的抗寒能力就是特別強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達摩動能養生館 的頭像
達摩動能養生館

達摩動能專業筋絡整復推拿(DMKE)

達摩動能養生館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